主页

黑色豪门之共妻_第1章

  陈溪,人如其名,如清清溪水般纯净、淡然而美好的青年,出生在教职工的家庭里。刚从大学毕业的他,对未来有着朴素而美好的期望。

  白津政,国内有名大型集团的总裁,也是一名天生的Gay。一向瀟洒男色的他,不小心把一颗心落到那个青年的身上,从此踏上不屈不悔的坎坷情路。

  黑色豪门之共妻的关键字:黑色豪门之共妻,云希,耽美,扳弯直男,强霸,一见钟情

  2025年的夏天,广州现代化的国际机场里各色人群络绎不绝。此时,广播响起“BN2302航班即将起飞!”

  “妈,快点,我们快上飞机吧。”一位年约22岁的青年人手扶着一位满脸笑容的妇女,旁边还走着一位神情偏严肃,体态微发福的中年人。

  第一次坐飞机,青年略感紧张地透过窗,望着一览无垠的天空,白云漂渺得如仙如梦。回头看向身旁的母亲,果然,母亲的眼睛里也盛满欢喜,青年的心里有满满的幸福在漫延,他想:身后的父亲此时也会很开心的。

  因为这是他们全家三口,第一次出国旅行,也作为他大学顺利毕业后的一次庆祝。本想参加工作后,自已赚到钱请父母去的。但母亲执意不肯,她说:那时候的感觉不同了。内心微叹:母亲总是太疼他了。

  父母都是中学教师,虽没大富大贵,但两人的工资也足够他们一家过上小康生活,贡得起140多平方的商品房和一辆小车。生活如此,是很不错了。

  几个小时后,飞机顺利到达了马尔代夫。一下机,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青年深吸一下,缓缓放松,感觉舒服多了,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还真是有点难受。

  走在中间的妇人笑道:“陈溪,这马尔代夫本是众多情侣和新婚夫妇来的地方。你看,像我们一家三口的,感觉有点别扭啊!”

  青年陈溪微笑回应:“妈,你想得多了。这有什么关系,旅游之地本是供人娱乐的场所。你说是吗?爸。”

  旁边的中年人推了推脸上的眼镜,说:“嗯,这当是我们全家来渡蜜月吧。”噗,几人笑开了。

  马尔代夫的景色真的很美!天与海连接在一起的画面,看起来如此的广阔和令人惊叹。

  海的颜色有绿的、蓝的,波光闪闪,柔波细浪,海水是如此清澈,微风徐徐,水波荡漾,这一切都宛如一个纯净的精灵少女,在舞着令人心醉地舞姿。

  马尔代夫的风吹扬了他身上的素色休闲服,柔顺的短发,抚摸着他俊秀的脸庞,像一条静谧的清清细流般,淡然而美好,需要慢慢地品尝。正当陈溪独自陶醉眼前景色时,身后一道异常强烈而怪异的感觉,令他猛然回首一看。

  陈溪忙立即压下情绪,墨眸带着丝丝不悦地看向不远处的一位穿着翻领淡青T恤,牛仔裤的高大男子。那个男子明显是中西混血儿,褐色发下的五官深刻、英挺,深遂地眼神直直盯着陈溪,嘴角慢慢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并朝陈溪点下头,就搂向身旁的一位金发美女离开。

  陈溪简直觉得莫名其妙,调整下自已的奇怪情绪。他掏出手机,开始取景周围的景色,拍照起来。

  一来是留作纪念,二来是给他大学里结识的女友许美看的。虽然才确定关系半年多,不过,陈溪早已为他们的未来计划过,他想到合适的时候,要带回家给父母看看才行。

  马尔代夫美丽的海滩上,二个穿着时尚沙滩裤的黑发青年人围着一张方型长桌摆弄着各色食物。

  突然一位性感的金发美女,带着情色的挑逗,摸向其中一位带着金框眼境的斯文男子“伦,喂我一口,好吗?”

  对面满口食物的语封剧烈咳嗽起来,莎尔嗔怒瞪了伦一眼,“该死的男人!无趣极了。”伦无奈耸一耸肩,与语封相视而笑。

  “白津政呢?”一听到这名字,莎尔的眼里闪过一缕伤痛。伦看到了,但又能怎样,多情的女人注定是要受伤的。

  “他啊?他在小屋里换衣服,应该很快就来。”正说着,别墅小屋的门开了,一个高大俊挺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眼前,并向他们走来。

  风流痞相的语封,吹声口哨,大喊“津政,今晚有香艳的美食哦!”伦头痛地说“语封,你该不会又准备那些人吧?”

  此时,莎尔不屑地说“小心精尽人亡。”语封又吹一声哨,“莎尔,你的中文又进步了。”

  几人享受完晚饭后,果然,如语封的意思,来了八个香艳的人,分别是四个美女和四个俊俏的年轻男子。

  四个火艳美女散落在语封和伦的身旁,而四个俊俏性感男子得到语封的眼神暗示,来到津政的身旁,虽同为男子,但他们看着津政的眼神有着欲望和痴迷。

  伦感叹:上天真是太公平,津政拥有了令人羡幕的名、利和出色外表,却让他成为一个同性恋。

  可怜的莎尔,只是津政用来掩饰性向的一个工具。名门世家不允许他暴露同性恋这一点,也更不允许他将来不娶妻生子。所以,他只能暗地里玩。

  沙滩的火光照映着还坐在一起五个男人,其中一个年轻人已大胆地坐上了津政的腿,整个人窝在他宽大的怀里,呼吸着他迷人的男性气息。

  其余三人更是紧紧贴在津政身旁。看眼怀里的迷人男子,津政不知为何,提不起性欲。要是平时,他早已和他们滚床单去了。他虽不是滥欲的人,但,有需要的时候,他仍会风花雪月一场。而且,他还有好几个固定的男性床伴。

  但,此时此刻,在他脑海里盘旋不去的是较早时候看到一副画面:那个淡然而美好的青年人,有着像涓涓细流般的气韵,纯净而诱惑。一瞬间,夺去了他的呼吸,占满了他的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