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一个“红哨所”两代“红哨兵”

  宁埘才老人今天显得特别激动,一头灰白的头发梳了又梳,要送给老兵们的土鸡蛋数了又数。

  听说“高山红哨”上的老兵回来了,驻地附近南山镇的老人们都早早地在居委会门口等候。

  “终于又见到你们了,你们还好吗?”看到老兵们一下车,宁埘才紧紧握住老兵的手,久久不肯松开。

  “老乡,你身体还好吗?今年收成怎么样?吃得饱吗?”就像是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大家亲切得拉起家常,回忆起以前哨所官兵为群众搞“双抢”。

  “军民团结紧,红心向北京,忠于毛主席,都是红哨兵。”这是至今在南山附近流传的歌谣,传唱着军民共建鱼水深情。

  钟良锋老班长回忆起,哨所建起来以后,哨所的一名战士高兴地说:“我们的哨所用两厚尺的大磨石做墙,一尺厚的水泥板做顶,就像铜墙铁壁一样,再也不怕大风了!”

  队长李生秀同志立马引导战士们:“真正的铜墙铁壁是群众,群众才是建哨的基础、力量的源泉,依靠群众才能战无不胜!否则,哪怕你再厚的磨石做墙,日久天长,也会风化垮落。哨所也不仅仅是建在南山山顶,更要紧的是建在南山人民心中!”

  但是,群众工作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有一次副队长周宜珍和战士郑德宝深入离哨所最远的乡村里看望困难群众,老贫农肖老大爷坐在火炕旁边抽烟,看见他们来了立马起身拿起柴刀说:“对不起,我正要上山砍柴去。”

  原来,民国三十六年,祸从天降,土匪兵打死他老伴,抢走他的粮食,看到穿军服的害怕。

  “今天我见到了高山红哨的老兵,他们的双手粗糙充满力量。”城步中队新战士钟惠增在日记本里写下自己的感受。

  精神的沃土培植强军之根基。中队以学习走廊、军史长廊、荣誉室为主体的政治环境建设,把“高山红哨”元素融入在营区触觉环境、板报视觉环境、广播听觉环境和网络交流环境中。

  每年重大节日,中队官兵都会参观“高山红哨”旧址,重走“老山界”,重温入党誓词,感悟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使命辉煌。

  红色基因无时无刻不在激发着官兵强烈的自豪感和把“高山红哨”精神传承好的责任感。

  平均年龄相差50岁的新老两代“红哨兵”在“高山红哨”叠被子,老兵们虽然年近八旬,但依旧精神抖擞、动作利索,丝毫不逊色年轻的战士们。

  广东河源老兵曾桂明的爱人说:“叠军被是他每天早上的习惯,从当兵到现在50多年从没变过,就像是融入骨肉里的记忆。”

  看了年轻一代官兵们的军事表演后,老兵们不由自主地走向操练场,一展身手,“杀、杀、杀”,气势丝毫不输当年。在现场的一名观众不由得感叹:“即使过了50年,老兵们的刺杀动作还是带着杀气哩!”

  “我们能不能把红哨精神传承好?50年后,我们能不能和老前辈们一样?这都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责任感。”中队曾强班长是支队表彰的三等功臣,曾获总队表彰训练标兵、优秀教练员等十多项荣誉,见到老兵以后,更加坚定了他当好红哨传人、建功军营的决心。

  1969年10月1日哨所代表周宜珍赴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受到主席的亲切接见,周宜珍离京归队前,毛主席亲自赠与他五包种子。

  周宜珍归队后,把种子分别带到连队和哨所,每年播种、浇灌、生长、收获,又把种子留存。

  这些来自中南海的红色菜种,就这样一代一代传承了下来,就像一茬茬官兵不断延续着红色基因,不断发扬“站在南山向北京,防空反特担使命,革命建设均有我,扎根苗疆为人民”的“高山红哨”精神。

  武警邵阳支队政委贺国华表示:“作为红哨传人,我们要凝聚举旗铸魂的时代力量,自觉扛起赓续血脉、传承基因的千钧重担,着力将红色基因植入灵魂,融入血液,转化为强军兴军实际行动!”

  八十里南山,苍茫雄浑。75岁的龙老章老人站在南山顶凝望着哨所,就像50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哨所那样。

相关阅读